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沙巴体育资源网!

无忧的河抒情散文

散文 时间:2019-09-16 我要投稿
【www.ruiwen.com - 散文】

  小时候,它是那样长,我们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。

  那是故乡的一条小河,但它并非一年四季都有水流过,只是在下过几天的大雨过后才会满过堤岸。炎热的夏季里它就是一条干渴的沙石路,记忆里,我似乎更喜欢雨季,小河涨了水,才流过了儿时的欢声笑语,听!窗外面下了一夜大雨。

  记得是在某个早晨醒过来的时候,雨水还在不停地敲打着窗户,我还睡得正熟,似乎听见下雨的声音。我愉快的起床,今天还要上学的,我特别讨厌上学了,小时候,上学好像是捆绑着我快乐玩耍的一条麻绳。我们在玩得忘乎所以的时候才又会想起这一天已经旷了一天课了,看到同学们下课回来了。他们有的笑着从小路上走过,有的调皮的往河里扔石头把水溅到我们身上,有的甚至做出一副难看的鬼脸,看明天老师怎么收拾你们这些老爱旷课的家伙。于是大伙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好像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继续埋头在河里捉鱼。

  “不好啦,不好啦,老师走过来了”!小胖子圆圆跑过来气急败坏地说。

  大超抓着他的衣领说,你确定没有看错?大超就是圆圆的哥哥,平时就是这样对他弟弟大手大脚。小胖子圆圆很委屈的点点头。

  大家跟我来,于是大超就把我们几个带到河岸边的芦苇地里,芦苇丛深深地把我们几个掩护着,我们看着老师从河岸经过。就像游击队员看着敌人从眼前经过的那样,等到危险过后,大伙都躺在芦苇里开怀大笑。只有小胖子圆圆走过来告诉大超说自己踩到了牛粪,大伙又一下子被圆圆这一事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我那时不知道,以为一件事只要当事人几个小伙伴都不说出口是不会被家长知道的,但事实并非这样。

  我把那天捉到的鱼偷偷放进自己围成的一个小水池里,回到家里放下书包正准备要去吃饭,妈妈把我拦住,今天的饭不准吃,给我说今天做什么去了,不说清楚不准吃饭。自己被罚在门口站了一晚,我也听到大超爸爸用竹辫抽打他的声音,哭天喊地的求老爸别再打了的叫喊声整个村都听得到!

  可是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被知道的,次日回去上学又被老师罚站,打扫教室一星期,在我们怨声载道的时候小娟一脸嫌弃地从我们身旁走过。“你们啊就应该像人家龙龙多学学,人家打小报告还被你们爸爸妈妈表扬呢”。大超一下急了,扔下扫把就往外跑,大伙拦也拦不住。龙龙就是那个昨天朝我们做鬼脸的家伙,大超一定不会放过他的,大家都这么说,可我心里却很乱,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。第二天龙龙果真没来上课,他的家长也找到学校里来了,大超又一次挨了爸爸的皮鞭痛打。后来听说大超打龙龙的伤还没有大超爸爸打他的伤厉害。

  这些事在慢慢成长中已渐然退去了很久,我想故事是会被印象深刻的人记得,也会被记忆深刻的人忘掉。也许我们都错了,也许我们都没错;有一天当我们再次一起相聚聊天时,大超很大气地说,走,哥几个我请客吃饭去。饭桌上,大超挽着龙龙,小胖子圆圆没有小时候那么胖了,还戴了副眼镜,似乎变了一个人。不时向我微笑说,阳阳哥还记得我吧,胖子圆圆,他的自我介绍还是那么爽郎嘲吞逵我嘴上说是有点和小时候不一样了,心里却想,怎么会不记得呢,我记得的都没变,你们还是会给我带来快乐的人。

  有一条河,我记得它一直流在沙巴体育学校之间的那段距离里,我们曾经怎么走也觉得这条河很漫长。因为快乐和无忧,小时候的乐趣或许会消失,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这样的河,有流不尽的思念在里面。

热门文章